普陀勾山走出来的国学大师——马瀛

  阅读次数  发布时间:2019-03-28
 

 

    在我们舟山普陀的勾山,出过一位中国的国学奇才,甚至是一位学识渊博的全才,他的名字叫马瀛。

    马瀛,初字伯年,后字涯民,笔名古彦、谛僧。1883年出生于定海县(现称舟山市)普陀勾山乡金家桥村一户家道中落的工商业主之家。他的胞兄马松年毕业于京师大学堂,兄长的课本及各种书刊是少年马瀛求知的宝库,马瀛从小就博览群书,兄长马松年的言传身教,让他早早地接受了同龄人无从听到的新思想。

    马瀛18岁从定海来到宁波,在宁波中学前身的储才学堂求学,一年后就回定海专攻英语。20岁考入上海中西书院,因参与学生运动遭校方干涉,翌年离校。21岁开始在上海明新中学、江西广丰振育学校教数学,26岁入江宁电报电话局任职,29岁回定海县立高等小学任校长,因在学校的尊孔大典上不合权贵意愿,一学期后辞职,后到杭州盐政部门供职。

    1915年,在杭州生活的马瀛,发现上海商务印书馆首版的《辞源》,对一些词所列举的典故并非本源,他就指出了几百条,寄与该馆,结果歪打正着,被上海商务印书馆特聘去修订《辞源》,一聘就是6年,从此和文字结下不解之缘。

    1922年,39岁的马瀛因妻舅陈训正之邀,在省立宁波甲种工业学校任教,兼任初中部主任。这位修订《辞源》6年、所编字典已流行全国的马先生,立即成为甬上名师的符号,私立效实中学、私立民强中学和甬江女子中学都请他兼课,而上海商务印书馆仍请他兼任馆外编辑,效实中学还请他讲国学。马瀛认为讲国学要抛弃 “迷信态度、鄙弃态度、盲从态度”,以“表现民族精神、整理先民遗产、破除新旧界限、沟通东西文化”为目标,期望达到“使好学深思之士,具有综观世界各系文明之眼光,祛除影响附会之客气,深知近世科学方法、性质、价值与学术之历史发展过程,将东西之学术,切实比较研究之,足使两系文明融合,而在世界学术上,放灿烂之光明”的成效。因全中国找不出能满足他要求的国学教材,他就自编讲义。

    马瀛先生是名副其实的“奇才”,在他前后长达27年的教书生涯中,教过语文、历史、地理、数学。会多种语言,英语、日语、拉丁语和世界语都能熟练运用;会作诗,会著文,对老庄、佛学、音韵均有研究,他的学生们都称他为“百科全书”。马瀛一生出版了很多名著,涉及国学、文学、史志、诗歌、数学、佛学、音韵学、语文工具书等多个领域。比如史志方面著有《历代文学家年表》,与陈训正合纂《定海县志》,他主编的《鄞县通志》被竺可桢先生称之为“古今方志第一”;诗歌方面著有《诗的格式》、《诗的格调变化统计》、《唐诗三百首声调谱》及未完的《学诗笔录》、《中国诗史》等;文学方面著有《中国语文发展的规律》;佛学类著作有《梵典笔记》;数学方面有《中国古算——大衍求一术之研究》、《循环小数之研究》、《质数求法之研究》、《求多种有限定总量的混合量法》、《学算笔记》等手稿,并于1910年出版了一本《微积分学》。《微积分学》的出版得益于马瀛上中学时就随兄长学习微积分,并陶醉其中,导致他走出校门,就在上海明新中学、江西广丰振育学校等地以教数学为业,这本《微分积分学》是目前发现的我们中国人写的第一本微积分教材。

    1926年至1928年,马瀛在效实中学任国文老师,前后不满两年,却成就了《国学概论》(1934年上海大华书局第一版),出版后影响极大,成为国学研究中的一代导向,有学者评论他的《国学概论》是中国历史上没有过的知识大普及。七十多年后的今天,中央编译出版社出版三本一套的《国学语丝丛书》,这本《国学概论》又列三书之首。

    马瀛认为,建设国家先要着眼于文化建设,而文化建设必须先推行普及教育,普及教育的首要任务是语言的大众化。为此,他与陆尔奎、方毅合编《实用学生字典》,独自编成出版《平民字典》、《国音学生字汇》、《破音字举例》等面向大众的语文工具书,为当时的语言普及发挥了重要作用。马瀛还从《经籍纂诂》、《佩文韵府》等之分韵法,《康熙字典》之部首法,以及国语运动兴起以来的笔画检字法中,取长去短,创造出了一种检字法,定名为“综合检字法”,这是比较科学也是比较实用的新检字法,只因王云五的四角号码检字法已推行在先,他的“综合检字法”没能推广。但是这些都表明马瀛在音韵学中具有深厚的功底。 

    马瀛一生有过两次婚姻,他的原配夫人因患肺病去世,续弦的是宁波余姚官桥陈家的六小姐陈晓娟。是年马瀛36岁,陈晓娟24岁。官桥陈家的祖上经营茶业、钱庄、典当业,家境小康,乐善好施。陈晓娟有7个兄弟7个姐妹,其长兄即为蒋介石的文胆陈布雷(1890~1948),原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乔石的妻子翁郁文就是他们的外甥女。

提    到马瀛夫人陈晓娟的十四兄妹,不得不提她堂兄陈训正(1872~1944),陈训正考取过举人,后留学日本追随孙中山,宁波光复后任过宁波军政府财政部长,浙江省咨议局议员,省政府委员,兼杭州市市长,代民政厅长,国民政府参事,浙江省临时参议会议长等,是浙东四才子之一。

    陈晓娟父母去世较早,时任宁波效实中学教员的陈训正对弟妹们的生活关怀倍至,竭尽家长的责任。那时,马瀛丧偶独居。上海宁波同乡会会长的乌崖琴(1889~1981,)和著名爱国人士、定海县立女子小学创办人沈仁夫联合牵线马瀛与陈晓娟的婚事。陈训正与马瀛相交多年,熟知马瀛的学识和为人,认为马瀛虽然结过婚年纪偏大,但是的确是一个值得托付之人,因此很赞同此婚事。由于陈训正的说合,陈布雷也没有反对,婚礼由陈布雷一手操办,这在陈布雷的日记中有记载:“六妹晓娟,长未字人,留心物色,迄无当意者。今秋十月,以乌崖琴、沈任夫二君之介绍,与定海马涯民(瀛)君在上海结婚…… 大哥从谦夫闻知马君学有声闻,四弟与诸妹亦同情。虽系续弦,但未育,上无亲长,家事简单,遂结婚焉。”

    婚后,以自身的学识和陈布雷的背景,马瀛想要找一份待遇优厚的工作并不难,但他只接受陈训正邀他合纂《鄞县通志》的邀请,十余年抱残守“宝”不易其志,自始至终都甘守清贫,从未去攀附权贵。其编纂的36册《鄞县通志》具有不同于一般旧志的八个特点,即:重近世,轻古代;重现在,轻过去;重改革,轻保守;重演变,轻固定;重群众,轻个人;重社团,轻家族与少数人;重通俗文艺,反对寻章扎句;重耳目实验,轻引经据典。

    1949年5月宁波解放时,马瀛先生已年逾古稀,但是他老当益壮,一心要将《鄞志》搞好。解放初鄞志馆人员分散,经费不足。马瀛先生联系部分地方人士支撑残局,他负责编印和其他日常事务,直至1951年4月全志告成。

    1951年9月,马瀛至宁波市古物陈列所工作,期间撰有《天一阁记》专文。1952年,马瀛被选为宁波市人民委员会委员;1953年4月,浙江省人民政府聘马瀛为浙江文史研究馆馆员;1955年任宁波市政协委员,1961年出任宁波市文物管理委员会副主任。

    1961年9月1日的《宁波大众报》有一则讣告,大意是:马瀛先生因久病医治无效,于1961年8月30日中午12时30分逝世,享年79岁,追悼会于9月3日下午在市人民大会堂举行,治丧委员会主任是宁波市市长葛仲昌,23位治丧委员会委员几乎囊括了当时宁波的所有社会名流,仅副市长就有3位。对一个文化名人举行如此高规格的追悼会,在宁波的历史上是空前的。

    马瀛先生的去世,是浙江文坛,乃至于中国文坛的一大损失。巨星陨落,传奇结束,留给我们无尽的感叹。马老在临逝世时,还遗嘱将藏书78种288册、手稿16种赠国家,可见一位大家的胸怀。马老的赠书今藏宁波天一阁,马瀛的墓在育王公墓,据说地方是马老自己定的,说这里能看到他的故乡定海(指现舟山市)。

    赵翔/文

返回上页】【打印】【关闭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舟山市普陀区委员会(ptzx.putuo.gov.cn) 版权所有

地址:舟山市普陀区东港商务中心1号楼 电话:0580-3019377 邮箱:ptzx@putuo.gov.cn

技术支持: 信心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