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四军女战士王聿成

  阅读次数  发布时间:2017-11-01


王聿成(原名王月琴、王珏)祖籍福建惠安。其曾祖父辈时,因生活所迫,举家迁至浙江省定海县沈家门镇,定居于沈家门泰来道头王家弄。父亲以经营顺母渡泥螺为业,在沿港的泰来道头开行以养家糊口。19226月大女儿王聿成出生,王家有兄妹七人。因幼时家境尚好,来自定海北门罗家的母亲,开明崇尚教育,连象征着封建礼教的耳孔都没有让女儿穿过。养成王聿成生性外向、好动的性格,常常在店里帮忙、戏耍,故从小就有反抗封建意识。    

1938年,王聿成在沈家门八闽小学毕业并留校任教。当时抗日烽火己燃遍全国。在八闽小学的学习工作期间,她受在该校任教的中共地下党员进步思想影响,成为一个受过教育的热血青年,面对日军的疯狂侵略,深感民族存亡危在旦夕,在中华民族抗日救亡浪潮中,她与活跃在定海举行抗日活动知识青年一起,积极投身于中共地下党领导的抗日救亡工作。根据新四军老兵胡时杰在《东海抗日烽火》书中记载,王聿成和她的同学一起,在沈家门利用八闽小学的校区,筹建《小小图书馆》分馆。在沈家门的镇上、荷叶湾、宫墩等地设点开办成人识字夜校,教唱民众抗日歌曲。并且上街开展宣讲抗日时事,发动民众捐赠、慰劳抗日将士等街头抗日宣传活动。在中共定海地下党的领导下,这帮热血青年一直坚持在沈家门开展抗日救亡活动。19396,定海沦陷,舟山群岛落入敌手,王聿成和家人为避战乱,全家逃到沈家门里泗湾,在王家的佃户家中暂时避难。直面曰寇的侵略铁蹄已经残踏在家乡的土地上,促动王聿成要离开家乡海岛,寻找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新四军参加抗战第一线的强烈愿望。后在进步人士的引领下,瞒着家人的王聿成,经大展等地去宁波,和定海青年乐亚成、徐莹会合,在已经参加新四军的定海青年乐时鸣的带领下,三位女青年一同辗转前往皖南,来到新四军驻地。王聿成和她同来的伙伴,先在乐时鸣负责的新四军军部洋烛厂暂住几天,经新四军军部批准,乐时鸣把她们带到云岭,进战地服务团学习,就此参加新四军。     成为一名新四军女战士后,王聿成分配在战地服务团三队从事民运工作。由于年纪较轻又来自江南海岛,深得北方姑娘王于畊队长的关心爱护。在苏北抗日根据地做民运工作期间,经常受到陈毅等军部首长的指导。战争年代上下级之间接触较多,官兵关系比较随和,大家很快就熟悉了。从海岛来的年轻女兵王聿成,也被军部首长们称为小胖子,耳濡目染进步很快。活泼可爱的海岛姑娘,在一些年长的首长中留下深刻印象。女兵王聿成因此在艰苦的战争年代中,与叶飞、刘倍善、钟期光这些后来成为开国将军的首长结为至交。    

19404月初,根据新四军军部安排,战地服务团在朱克靖团长的率领下,从皖南军部调到陈毅为总指挥江南指挥部。王聿成和她的战友们从皖南泾县云岭出发靠两条腿走路,连续数天行军到达溧阳县茅山脚下的水西村江南指挥部驻地。同年7月,新四军江南指挥部渡江北上,战地服务团也跟随过江,在指挥部周围的村镇开展工作。针对新的战争环境,朱团长专门请来陈毅司令,对将要下去的民运队员进行指导,大家围坐在陈司令身旁,听取抗日形势教育,深感责任重大。在黄桥决战前夜,王聿成在队长王于畊(叶飞上将夫人)领导下,和服务团其他团员一起发动群众支持新四军,动员各家各户把黄桥一带的特产烧饼,做成干粮作为支前的主耍物资,源源不断运往前线。战斗结朿后又参与管理教育俘虏工作,完成俘虏的遣返和吸收入伍工作。

根据王于畊《往事灼灼》的回忆,在苏北抗战期间,战地服务团常随部队紧急转移,频繁穿插在田间山野与敌人周旋。有次在夜里通过敌人几道封锁线时,路过一座不大的石桥,骤然枪声大作,子弹击石脆响震耳,行进中的民运队突遭日军伏击。王聿成和一群女兵紧跟在队长王于畊的周围,就地卧倒伏在石桥上拔枪反击,经过半个多小时互射打退日军。王于畊指挥女兵们趁着夜色转移到十里路的小村庄。这场战斗中,王聿成的女战友有的手臂中弹受伤,有的胸部中枪不幸牺牲。 王聿成在残酷的战斗中,她直面战友负伤、牺牲的血腥风雨,经历了战争考验。王聿成由此也在抗日战争的烽火岁月中与她的战友们结下了深厚的情谊。

1942年抗日战争进入坚苦的相持阶段,日军大举扫荡苏北盐阜区抗日根据地。在苏北坚持抗战的新四军处境相当困难,食物严重缺乏,王聿成和她的战友们经常饿着肚子,与日军展开顽强的战斗。当时在上海的中共地下党以经商的名义,组织各路商人为苏北新四军输送不少重要物资,支持新四军在苏北的抗日战争。当年在上海、沈家门二地经商的王聿成堂兄王廉卿也参与其中,以做生意为名,组织物资从上海运到苏北的新四军根据地。一次运送一批物资来到如皋,在新四军军部巧遇离家已多年的堂妹王聿成,告知堂妹自己正在上海做生意。    

当年秋天,王聿成因长期跟随部队在敌占区进行紧张的穿插战斗,不幸得了肺病,经常吐血身体虚弱,不能适应部队持续紧张的转移。当时新四军缺医少药又处于艰苦的战斗状态,没有办法为她进行很好的医治。新四军根据反扫荡战斗的实际需要,只得把一些非战斗人员疏散到各地。新四军根据王聿成的堂兄在上海经商的实际情况,就安排王聿成暂时离开战地服务团。去上海找堂哥帮助治病。王聿成奉命从江苏省如皋县来到上海,找到经商的王廉卿堂兄处,堂兄看到衣着褴褛的王聿成,恐怕她暴露身份遭日军搜捕,就劝说她不要在上海久留先坐船回家治病。经一番化妆打扮后,王聿成就跟着堂兄坐船回到了沈家门。当年舟山群岛已遭日寇侵占,沈家门渔港的码头上有日军岗哨把持,对民众管控较严。为确保安全,坐船回家的王聿成沒有急着上岸,而是通过王家族人关系,在伪镇政府里搞到一本通行证,让其妹送上船交给王聿成,躲过码头日军的检查。回到沈家门的王聿成在家隐蔽,在镇上的医院医治身体。经一段时间养护,身体稍有好转准备归队。可是苏北的抗战局面已发生变化,原来与新四军约定的联系方式,因部队转移而无法接头,就此和新四军失掉联系。为藏身安全,王聿成来到定海的洞岙小学教书。抗战胜利后王聿成与岱山东沙镇青年陆统年结婚,1947年随夫去上海工作。    

19495月上海解放,在上海安家的王聿成,与己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十兵团干部的新四军战友王于畊取得联系,通过王于畊的介绍,经政治部副主任钟期光的批准重新归队,丈夫陆统年也在苏州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十兵团,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一员。同年10月,夫妻俩随十兵团开赴福建前线,入闽后一直工作、生活在福州市。195310月王聿成从部队转业到福建省建委,在建工局工作。转业到地方工作的王聿成,在福州军区首长的关心下,全家仍享受军区提供的供给制待遇至1957年。    

 1957年,在建工局工作的王聿成被错划为派下放,受到长达二十多年的不公正待遇,于1978年经国家落实政策平反改正。后经新四军战友王于畊的证明,在福建省建工局恢复干部待遇至离休。2007年在福州逝世。       

/区政协特约文史员 胡牧

 

 


返回上页】【打印】【关闭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舟山市普陀区委员会(ptzx.putuo.gov.cn) 版权所有

地址:舟山市普陀区东港商务中心1号楼 电话:0580-3019377 邮箱:ptzx@putuo.gov.cn

技术支持: 信心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