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岛爱国学子周自强的传奇人生

  阅读次数  发布时间:2018-05-21


 

周自强,普陀虾峙灵和社区大岙沙头人。民国十四年(19255 1 日出生,1979 5 14 日病逝于台湾,享年54 岁。

周自强的人生充满传奇色彩,可是作为虾峙人,他的名字在岛上鲜为人知,几乎被湮灭在历史尘埃里。笔者与周自强家住得很近,小时候的印象里,他身高体瘦,脸型清癯,带一副黑框眼镜,衣着简朴,为人随和。他出生在一个普通家庭,父亲周通儒,致力于海岛办学兴教,曾是灵和乡中心小学校长,老百姓都叫他“阿儒先生”,母亲邬杏云数十年一直在大岙沙头街上开卖杂货的小店。

1943 7 月,周自强辞别父母,离开海岛去大陆读书。他先就读于宁海县立高中,并担任了学生会主席。在这所学校,他受到有革命倾向教师的很大影响。暑假他回到虾峙,多次在他父亲任校长的灵和小学教唱抗日歌曲,据当年在读学生蒋先耕回忆口述:每当高唱《义勇军进行曲》《大刀进行曲》和《松花江上》等抗日歌曲时, 周自强与学生一起泪如雨下。

1945 1947 年,周自强在浙江英士大学读书。这所大学以辛亥革命先驱者陈英士命名,原校址在杭州,因抗战迁入丽水,后又辗转到温州。1947年,一年后即将毕业的他,却突然决定去台湾国立大学就读,而且再从“大一”读起。这究竟是热血青年的一时冲动还是另有原因,至今仍是个不解之谜。据浙江省档案馆解密档案,该校有中共地下党组织( 教师中有1941年中共地下党员毕季龙、查孟济等)。所以有人据此推测,周自强南下赴台可能领命在身,如纯属转学,应北上择校。

当时他舅父刚好出差在上海,周自强特面见舅父,告知说要去台湾求学。他舅父非常惊异,大为不解:一是英士大学一年后就可毕业,而台大却要从大一读起?二是问他双亲可知,他连连摇头,说此事万万不能让父毌亲知道。舅父对外甥的抉择百般反对,说“你是独子,将来双亲谁照养!”周自强对舅父说,我志已决,无人可拦。第二天,舅父在上海十六铺码头送周自强与三个同学下船去台湾,挥手一别,竟成永诀。1948 9 月,住在定海南郊的舅父突然收到邮局送来的信,拆开后既无称呼也未具名,仅寥廖数语;“大陆不久就要解放,你要拥护新政府,积极帮新政府办事。”从邮戳辨认信来自台湾,笔迹出自周自强。这信,让舅父感觉到外甥似乎另有一种特殊的身份。

周自强就读台湾国立大学法学院后,担任学生自治会主席。当时辽沈、平津、淮海三大战役结束,蒋介石宣布下野,李宗仁代行总统,国共两党在北平举行和平谈判。1949 4 1 日,南京地下党组织11 个专科近万名学生罢课,举行示威遊行,强烈要求国民政府接受中共的八项和平协议,遭到国民党政府镇压,造成了严重流血事件。19494 4 日,中国共产党通过新华社发出《南京政府向何处去》的檄文,揭露国民党政府假谈判真分裂和“划江而治”的阴谋,上海、杭州等南方城市学生奋起响应。远在海峡一隅的台大学生因军警非法拘捕台师院学生组织声援活动,南京学运流血惨案的消息传到台湾,更激起台大、台师院学生的无比愤慨,他们立即上街游行示威,沿途高唱《你是灯塔》《团结就是力量》等革命歌曲,高呼“反内战,反饥饿,反迫害” 口号并散发传单,递交请愿书等,从而轰动台湾,震惊朝野。

1948 4 8 日台湾《公论报》披露:周自强、庄辉彰、许江华、孙达人(又名孙志煜)等19 人早就列入抓捕名单。1949 4 6 日深夜,台湾警备副总司令彭孟缉亲率军警数百人,突然包围了台大,逐室搜查,逮捕学生130 余人,后经甄别,将原定“拘讯” “极少数份子” 和所谓大陆派来的“职业学生”周自强、庄辉彰等19 人,以及《新生报》记者史习木、《杂报》主编歌雷、《中华日报》记者童佩璜等投入监狱,还称“一旦罪证确凿,绝依法惩办” 。另据19494 6 日上海《申报》讯:“台湾国立大学学生因搞赤色宣传,煽惑人心,扰乱治安,制造暴乱,由省主席陈诚亲率军警包围台大并逮捕了以周自强为首130 余人”。

周自强等被投入监狱后,时任台大校长的傅斯年(历史学家,曾任国立北大代理校长)曾向台湾警备总部副司令彭孟缉交涉,台大法学院院长、资深的法学专家萨孟武先生四处奔波,积极营救。香港《文汇报》于4 11日也进行了披露并严厉抨击,1949 4 15 日,台大学生还召开了记者招待会,通过媒体舆论向社会呼吁,“ 本校同学周自强等19 名师生被捕后,我们3000 余名学生已被卷入恐怖之中,我们是有热血正义感的青年,我们不能忘怀被捕的同学在铁窗受苦,今天,我们的营救会宣告成立了” ( 谢汉儒著《关键年代 1948 1952 历史见证》)……通过交涉,投牢的学生从军事法庭移送台北地方法院检察处审理,周自强被判处了10 年有期徒刑,萨孟武院长还通过电报把周自强的遭遇告诉了亲属,报告了自强被捕后狱中生活和身体现状,并一再表示安慰之情和关切之意。

当时,有关自强去台湾以及所发生的一切仍瞒着他母亲邬杏云。 195111 月,他母亲邬杏云突然接到自强通过香港寄至沈家门新大祥布店转交的信,内有他被逮捕入狱的报载,简单介绍了他狱中身体和生活,信中还特别提醒父亲周通儒:“要认清形势,不要留恋旧的制度,对新政权要拥护”等。实际上,他的父亲早已在1947 年逝世。以后就通讯中断。

1959 7 月,其母邬杏云再次收到自强通过香港九龙辗转的家书,内容简短扼要,说经朋友帮助已获自由,只是身体有病,气喘不止,小时候爷爷从柴桥买来的“赫氏金丹丸”疗效显著,可否寄些?这时他母亲才知道他曾被捕入狱,其母回信告诉:“其父巳在多年前病逝,母亲也已风烛残年,生活十分艰辛。‘赫氏金丹’一下无法买到”云云。谁也无法料到,十年的牢狱折磨,他连坐立都很艰难,长期住院,穷困潦倒,医药、生活费用全靠同学朋友接挤。几月后邬杏云又收到自强来信,曰:“闻家父仙逝,悲恸欲绝,又悉母亲体弱多病,生活艰辛,自己未能尽到孝顺责任,甚为歉疚!”并附近照一张,又嘱以后寄信的地址:台湾罗斯福路四段二号×× 贸易公司,外再套上信封寄;香港九龙×× 号× 先生收。这以后,由于炮击金门,两岸战火似有一触即发态势,从此中断了通讯来往。他孤苦伶仃的母亲于1974 年秋逝世,她唯一的儿子周自强,在她死后仅5年也离开了人世,终年54 岁。

2004 5 27 日,据自强生前同学殷衷先生给表弟松年来信叙述,他曾就读上海复旦大学,1948 年初因参加上海学运被开除,1948 6 月去台湾,考入台大法学院,与周自强同班还住同一个宿舍,共同的理想与追求使他俩成为莫逆之交。1949 4 6 日,在台大学生自治会主席周自强的带领下一起参加学运,他说:“我们是早巳上了黑名单的人,风暴是从海峡彼岸大陆吹来,血腥是从南京飘到台北,当时陈诚刚从南京述职回来,目睹了南京学运,又听到台大、台师院学生‘闹事’ ,大发雷霆,下令镇压,镇压学运是迟早的事”。

在陈诚率军警抓捕的時候,殷机智逃脱返回大陆。1970 年,他在北京的一次旅美同学会上,巧遇上海复旦大学同学曹维良(殷在中国人民大学任教授,曹在台大学运后在台湾邮局工作,回大陆探亲),俩人相见,含泪相拥,殷衷即打听自强下落,曹告诉他周自强尚在,详细叙述了自强情况:“自强被捕入狱后受尽摧残,出狱后身体一直有病不能工作,生活潦倒,近二十年来全靠同学帮助,特别是时为台湾著名企业四维胶带公司董事长杨斌彦,他包揽了自强住院,疗养、药物、生活等所有费用,还曾安排到杨的公司当过秘书,但不久因旧病复发被杨送去台北淡水一家医院疗养。一个富有才华,满腔热血,向往光明的进步青年,终于在1979 5 14 日晚上九时半逝世。清理他的遗物时,发现书有“魂归故里”一纸,可见他临死前还遥想着生他养他的海岛故乡。病房内一大堆的书,还有他的藏书5000 册,由老杨用卡车装去南郊一家私人图书馆作为赠书,编目专橱保存。丧事由杨斌彦先生操办,曹维良等许多同学一起参与,遗体在台北辛亥路第二殡仪馆召开追悼会后火化,骨灰瓷瓶上书有“故周自强先生之灵骨”,下书“子孙永远奉祀”及生平。 1979 5 17 日,由杨斌彦、曹维良( 德松) 两人具名,周自强骨灰瓷瓶存放于台北一座禅寺中。

殷衷先生心有良知,1987 年曾致信原浙江省委书记李泽民,李泽民十分重视,立即批转舟山、普陀台办落实。但因直系亲属已故,台湾当局办理手续繁难,至今未能魂归故里。更重要的是,他的政治身份至今仍是个悬念。这对于一个满怀爱国热忱,敢于在白色恐怖中无私无畏反抗黑暗暴政的有为青年,着实是一件憾事。

( 本文根据周自强表弟邬松年口述。参阅1994 6 30 日原台湾警备总部副司令彭孟缉接受“中研院”学者赖泽涵、许雪姬采访记录; 1949 年4月11 日香港《文汇报》资料等)

    / 区政协特约文史员 周荣耿

 


返回上页】【打印】【关闭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舟山市普陀区委员会(ptzx.putuo.gov.cn) 版权所有

地址:舟山市普陀区东港商务中心1号楼 电话:0580-3019377 邮箱:ptzx@putuo.gov.cn

技术支持: 信心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