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物质幸福走向文化幸福

  阅读次数  发布时间:2018-07-31


 “智慧普陀“、“美丽新普陀”、“全景普陀”、“幸福普陀”,一直以来,我们总处于社会变革之中,一年一层深入。当然也有老百姓不理解,说什么一年一个口号,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撇开老百姓自身认知不说,我们也要反省市民原有的文化和新的理念是不是处于认知不协调、行为不统一、态度不一致的困境中?不能否认我们一次次的社会变革都没有建立在改变、提升市民文化品性的基础之上,对广大市民来说实际上就是一次次的“文化失语”、“文化缺失”和“文化误读”。幸福普陀的提出,对所有市民又是一场深刻的“文化革命”。智慧是一种幸福,美丽是一种幸福,全景更是一种幸福,但这种种幸福不同于“幸福普陀”的幸福,或者说,“幸福普陀”的幸福是一种更高层次的幸福,是一种建立在智慧、美丽、全景等等一切物质基础之上的文化幸福,只有市民拥有全新的、健康的文化,才能支撑起市民的幸福信仰。

文化(Culture),是一个多元的开放的概念,不同的人从不同的视角和不同的社会层面对文化有不同的表述。“文化”拉丁文的原意为“耕种”,是一个为了收获而辛苦劳作的过程。中国文化的最早概念 “文治和教化”,即以文化之,也是一个用文明的东西来教化人,使人成为文明人的动态过程。既是过程就有层次,学术上把文化分为三个层次:第一个层次包括群体中所有显性的文化成果,诸如建设、语言、技术、产品、艺术品、服装服饰、称呼的方式、情感表达、价值列表、可见的常规和仪式等;第二个层次是群体所认同的价值观,包括组织成员共享的策略、目标和哲学;第三个层次是基本的潜在的假设,包括无意识的、想当然的信仰、观点、思想和感觉,它们是一切行为和价值的源泉。

作为一种亚文化,地方文化是一个地方在长期的存在过程中所形成的,为全体成员所认同的作风、传统、观念、价值追求、行为准则、交往方式及生活习惯的综合,是地方的人文气象和风气、风貌,地方文化为这个地方提供持续、不竭的发展动力,提供经久不衰的生命力和超越不凡的精神。地方文化同样存在三个层次:地方群体的文化产品层面地方成员所共享的价值观层面地方成员想当然的假设层面。一直以来,我们的文化建设往往只停留在第一个层面上,成了物质文化的建设,投入大量的资金建设很多的有形产品,并被简单地理解为是社会发展的重要一环,文化的第二层面、第三层面却被轻易忽略。尽管物质文化建设对于引导群众坚定正确的政治方向、提高思想道德素质、增进市民身心健康、丰富文化生活、促使市民产生积极的情感,促进社会全面发展都具有重大意义,但文化的精髓在群体所共享的价值观层面和想当然的假设层面,特别是市民群体的价值观和文化假设,即市民文化品性。人文化品性是由人的知识体系、个人信仰、思维方式及价值观念系统等构成的复合整体,人的文化是支配人行为方式的深层精神因素。市民文化的重塑是一个城市建设的核心

有一个主题贯穿于人类社会始终,那就是“幸福”。一切的变革、改革甚至革命,都是为了追求“幸福”。为了幸福,从石器到铜、金、电一直到现代的互联网,一路飞奔而来;为了幸福,从原始社会到奴隶社会到封建社会,一直到社会主义社会,从不停息……,社会变革,是一个物器变更到制度再到文化变迁的过程,其中,文化变迁最难亦最深刻,只有构建了与物器、制度相匹配的文化,社会变革才算真正成功。今天,幸福普陀的提出,就是一个从物质幸福到文化幸福的提升,物质幸福是人的“不满足——满足——不满足”的循环来推动社会不断发展的过程,而文化幸福则是一个地方和谐发展的持久保障。

这个过程,我们更关注市民情绪的明显改进,干群关系、主人翁意识、工作的满意度的极大提高。

这个过程,我们更关注市民对他人、对社会的假设有明显改观,只有不再假设所有的问题都是源自他人和社会,人才会去思考自身的问题,发现自己对他人和社会的负面影响;只有不再假设自己是不幸福的,人才会积极地理解他人、理解社会、理解政府的工作;当不再假设他人的个性、外在的行为方式都不如以前好,人才会更容易为青年人的主体意识增强,为社会的开放,为现代人的个性叫好;只有不再以自己为标准,人才有可能去反思好的社会应该是具有良好文化的社会,从而充分调动起自己作为社会成员的情绪和热情,形成促进每一个市民持续发展的机制。

这个过程,我们更关注市民对自己在社会中角色的认同,当不再假设社会发展与已无关时,人才能积极主动地参与到社会决策和社会变革中。

这个过程,我们更关注市民对城市环境和变革的认识,当不再假设收入增长、物价下降等物质条件是社会改革的先决条件,不再假设社会的发展立足于表面的数量和质量时,人才会更重视城市内涵的提升,会更注重提高自己的文化修养。只有绝大多数市民认识到改革是一个文化再造的过程时,市民才会积极参与到社会变革中来,而不去追求一些显性的成果,不再假设改革过程和生产过程一样具有可控性,更不会因假设改革可以简单地套搬其它国家、地方的经验而失去自我。

这个过程,我们追求物质成果,但我们更追求一流的社会精神,只要我们注重文化,全面提升市民的价值追求,软实力最终会转化为硬实力。

城市的发展与改进是以市民的价值体系和文化假设等精神因素的转变为先导的,这就是我们常说的“观念是行动的先导”,我们不能否认凡社会发展的缓慢和停滞,凡社会各项事业受到的阻力,表面看是经济利益的冲突,但究其实质是来自市民文化的抵制与抗争,如果不考虑市民文化的化约与认同,如果不提升市民的文化品性,社会改革的新颖特征和激进观念将大打折扣。只有改革、创新,并提升市民的文化品性,才是社会改革成功的保障。

人,永远生活在自己的思想和信仰的世界中,市民作为一种实体的存在,其文化为行为的表现遵循了基本的“套路”,并通过特定的行为方式体现出来,因此,只有重塑市民文化,提升市民的文化品性,才能让市民拥有持久的幸福。我们坚信:幸福普陀要从提升市民的精神追求开始,而提升市民的精神追求要从提升市民价值观、提升市民的信仰、观点、思想、感觉等文化假设开始。

区政协委工委副主任  庄林林

 


返回上页】【打印】【关闭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舟山市普陀区委员会(ptzx.putuo.gov.cn) 版权所有

地址:舟山市普陀区东港商务中心1号楼 电话:0580-3019377 邮箱:ptzx@putuo.gov.cn

技术支持: 信心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