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并忧伤着——读《边城》有感

  阅读次数  发布时间:2015-02-16

 

《边城》这部书,少时便悄悄翻过,懵懵懂懂中,竟觉出一股子淡淡的忧伤。那种感觉至今还模糊地记得,仿佛是牛背上的牧童,怀着忧伤的喜悦,怀着疲倦,怀着期盼,怀着细腻而复杂的心思,以短笛吹出明丽温婉的调子来。

很薄的一本书,牧歌式的窃语,却那么容易让人敞开胸怀去接受,毫不设防地将那所有的悲喜,全都无忌惮地拥入怀里。

不到一百页菲薄的纸,将脸贴近,似乎闻到浓郁的湘西风情。不造作,不浮华,像极含羞而又矜持的少女,开一条门缝儿,干干净净地,笑着看你。叫人看着看着,泯去了不少坏心,心静静的,也想做个“乡下人”,简简单单地活着,简简单单地待人,简简单单地爱,也简简单单地忧伤。

我钟爱《边城》的质朴,钟爱这份难得的返璞归真。似一阵风,拂过略带风尘的脸颊,召唤出埋藏的本真。无论是一景一物,还是一个人,都那么不争,风轻云淡,抿着唇等你的评判。

我钟爱那些“乡下人”。钟爱翠翠,钟爱老船夫,钟爱傩送,也钟爱天保。他们身上那乡下人特有的纯真气息,如同泥土的味道,清淡,芳香。他们有种与生俱来的亲切感,叫人亲近;他们也有着与生俱来的好心眼,总细细地尊重着别人的意志,不求回报地默默为所爱打算。如同天保在感情里的退出,如同傩送对兄长的歉疚,如同翠翠坐在船头的苦苦等待,也如同老船夫那口白木小棺材。读着,有说不出来的美好,心却缓缓酸疼起来。

我钟爱那种缓缓涌入的情感,没有哭天喊地,也并不壮烈。一开始我就知道,我面前的是仙居隐士的一壶清茶,而非浓烈的美酒。纤细的,至纯至真的,被“永远的乡下人”沈从文满满斟着,涓涓涌来,叫人偶尔甜一下,偶尔苦一回,魂牵梦萦的。这感情,是慢热的,醇厚,有分量的,毫不轻浮。

我有些着迷,因为我喜欢那样没有一点儿坏心的世界,仿佛天空一直是蓝的,即使风雨,也依旧是蓝的,清澈,透明,有点脱离俗世的意味,很空灵。

我是应该着迷的,如果连人性最本质的还原都打动不了人,那还有什么是值得深深眷恋的。

如今的这个世界,有些浑了,而当我一头扎进湘西的青山绿水,便又找回那种矛盾的,和谐的感觉。

是的,我想做个乡下人。

触目是青山绿水,长养得乖乖的,静静的,不急躁的。

我想做乡下人,淡淡地去爱,去包容,去理解,去等待。

他们互相羞涩而大方地笑着,善意地搭讪,真诚地交往,缓慢而长久地相爱,哪怕爱里裹着淡淡的忧伤。

有人说,爱情本身就是一种苦禅。

对于淳朴的心,这是自得其乐的苦禅,淡淡执着着,不言语的,却又坚持,坚定的守着那一点朦胧的感觉,忠贞的。

我喜欢这种忠诚。似乎有点死心眼的忠诚,城里人嗤之以鼻的真诚。为爱执着。

我愿坐这一次苦禅。

我愿,爱并忧伤着。

 

返回上页】【打印】【关闭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舟山市普陀区委员会(ptzx.putuo.gov.cn) 版权所有

地址:舟山市普陀区东港商务中心1号楼 电话:0580-3019377 邮箱:ptzx@putuo.gov.cn

技术支持: 信心网络